与我联系

金庸给人使命,古龙则给人喜好

2015-7-16 一诺 美文

        金庸的故事发生在远方:海上生明月、大漠沙如雪、山月照弹琴、梅子黄时雨。书里描写的,都是生活中见不到的人物,举止奇特,外貌陆离,却又立谈生死,一诺千金。

        再读时,金庸小说里的好多地名已经出现在我的生活。而自己的年龄,早就超过了所有主角的年龄,接近古龙去世时的岁数。

        成吉思汗开始西征的莫尔道嘎,郭靖、黄蓉初遇的张家口,穆念慈在北京比武招亲,然后靖蓉沿运河而下,在太湖上岸到达江南(乾隆皇帝下江南也是这么走的),去湖南张家界旁边的常德武陵源找一灯大师。

        现在觉得,金庸写少年的成长,古龙写成年人的生活。

        再读金庸,觉得完全是直男少年的视角。金庸笔下的人物,个个形象鲜明,但是关系模式,都差不多。比如:

        女追男终成眷属。任盈盈追令狐冲,赵敏追张无忌,小龙女比杨过先察觉关系……

        男主的初恋一定重重伤他,而且,不单是心理伤害,而是直接扎到流出血来给大家看。岳灵珊把令狐冲钉到地上,周芷若把张无忌刺得透心凉,郭芙索性砍断了杨过的胳膊。

        是美女而不嫁主角,一定过不好,周芷若过不好,没嫁杨过的都没过好,穆念慈没过好,岳灵珊更是极惨。《天龙八部》里,批处理杀掉所有没嫁成段正淳而凄风苦雨的一堆女子后,段誉的妈为避免人间惨剧,出了方案:“儿啊,你把妹子们都娶了吧。”金庸的收山之作《鹿鼎记》,最终仁慈地给所有女性安排了好出路,让她们全嫁了男主。

        而且,金庸小说里,女性角色有魅力的唯一条件是:少女,只能是少女。

        所以,金庸写了几个比较有魅力的妻子,都早早地处死了她们:黄蓉妈、胡斐妈、张无忌妈、杨不悔妈。所有活着的中年女,多半以蹂躏男人的丑角出现,比如平一指妻、胡青牛妻,灭绝师太、金花婆婆、李莫愁。

        所以,当时读《倚天屠龙记》不理解,为什么殷素素不能为了自己的儿子活下来?现在大致理解,不是殷素素做不到,是作者不喜欢老去的女人。

        中年黄蓉没了性别魅力,只剩下精明算计。而岳夫人宁中则,褒语是慷慨豪迈,一个正直的女干部形象,作者甚至没有一句对她相貌的描写。

        后来,我喜欢古龙。

        古龙描写的是一群稳定了的成年人的生活。个性已定,剑术已成,没什么更高的目标去追求达成。有酒有肉有朋友,有事做事,无事寻欢。

        像陆小凤和司空摘星大赌翻跟斗,谁输谁去挖蚯蚓,这么无聊又有趣的事,金庸笔下的人物谁也不会干的。

        金庸小说里的主角,都在忙正经事。

        金庸教育直男,人生最重要的是要负责任,不断追求负更大责任。门派之争、道义之辩、两国交兵。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。

        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喜欢乔峰。我觉得此人no fun。乔峰太一本正经了,每天都在忙工作。

        金庸小说里男人的友谊,武当七子是一段,乔峰、段誉和虚竹是一段。这个友谊,前者更像原生家庭的亲情责任,后者类似投资人对创业者的技能欣赏。

        郭靖离开托雷后没朋友,杨过没朋友,张无忌没朋友,令狐冲和田伯光、向问天算朋友吗?陈家洛没朋友,胡斐没朋友。也许是金庸自己创业当老板,孤独于他,非常真实。

        《欢乐英雄》里,郭大路、王动、燕七、林太平一起穷得要死饿肚子,寒夜里一起真实地向往烧鸭、肘子的美味。

        《陆小凤》里,西门吹雪可以为陆小凤杀任何人,只要陆小凤刮掉胡子。朱停和陆小凤在闹别扭,但看到陆小凤的字条,马上动手。

        大家的岁月相伴与性命相与,还真不是因为什么人间大义。

        我很喜欢蔡澜写的《蔡澜谈倪匡》。那是倪匡归隐旧金山,蔡澜每次出差美国,都专门去探望他,两位老头吃吃喝喝瞎聊天,顺手写篇小文,积而累之,成了一书。这本书,我看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       每次读到古龙去世,倪匡往他棺木中塞酒,焚棺木前,倪匡抱着棺木不撒手,几个人拖开他,都觉得,是古龙小说中的片段。

        金庸小说里,人一定要“体面”。

        不在一个正经门派里,是不体面的;没有正经事干,是不体面的;对酒色财气的欣赏享受是不体面的;到岁数没结婚,是不体面的;为老不尊是不体面的;虚度光阴是不体面的;安于现状,没有目标是不体面的……

        古龙小说里,几乎没有体面人。

        金庸的少年拼命要避免的一切不体面,都出现在古龙的成年人和老年人身上。

        古龙小说里的每个人,都有明显得要命的缺点。西门吹雪自恋、陆小凤好色、花满楼轻信、朱停懒……每个人,都因为自己的缺点,吃过大亏付出代价,但谁都没改,都和自己的缺点一起,继续那样生活。

        金庸小说中的主人公的武功一般与书籍的页数成正比,当书结束的时候,武功就登峰造极了,而古龙小说中的主人公的武功一般一开始就非常了得,而之后几乎完全没有进展,而且其武功路数,师从何人,却从来含糊不清

        金庸的小说,男主角不一定风流倜傥但也一定是背景深厚,胸怀大义,正直善良,为国为民,并且获得极高的武功修为。女主角一定是倾国倾城,肤白貌美,世家出身,美玉无瑕,机灵聪敏,旺夫能手。每一段感情在最初时刻一定收到家人及同门的反对,最后一定会获得支持与祝福。每一段故事都会和一段民族史联系起来,国仇家恨,英雄美人。每一个招式都会有他独特的名字,各门各派各有千秋,人物的形象也更为丰满,结局都会是武功盖世义薄云天功成名就佳人在侧。

        而古龙呢,傅红雪是羊癫疯,花满楼是瞎子……他笔下的主角往往更为平凡,更像一个普通人。至于武功招式,傅红雪就是快,他的刀很快,他的心很冷……李寻欢也是,快准,除此无他。文笔不如金庸,比如飞刀,又见飞刀那里。——你看这是什么?这是一颗豆子。这不是一颗豆子。可我看这就是一颗豆子。这或许是一颗豆子,但他不是一个普通的豆子。不是普通的豆子,可我看他与世界上千千万万颗豆子没什么两样?——————拜托,你们都快死了,两个大侠就别啰嗦了好么!还有女主角,周婷是妓女,明月心是别人的老婆,孙小蝶被奸污……每个女人都不完美。古龙的故事里,只有儿女情长,只有家恨没有国仇。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金庸的武侠,像是一段游记,遇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人,发生了很多事事,走过了很多地方。古龙的小说,像是一张合影,来自不同地方的人,有的人有来历,有的人直到最后也不知道,他们只是走到一起,发生了一点事,然后各自归去塞北江南。同样的,金庸吸引人是通过身临其境,让人不由自主得关注故事里在乎的人,古龙也是毒品式的制造悬念,让人手不释卷。金庸擅长讲故事,让人走进故事里看人。而古龙擅长写人,让故事里的人出现在你眼前。

        上帝安排一个人的命运,或者说给一个人使命,其实是给他一个爱好,一种真实的喜欢,一种叫“瘾”的东西。

        人没法拒绝自己真实的感受,不论现实把他层层夯实在哪个轨道里,他总会一点点磨开重压,腾出一丝丝空隙,让自己接近真实的快乐。这就是一个人命运的把手。

来源:互联网

分享这篇文章
赞助鼓励:如果觉得内容对您有所帮助,您可以支付宝(左)或微信(右):

声明:如无特殊注明,所有博客文章版权皆属于作者,转载使用时请注明出处。谢谢!

发表评论:

皖ICP备15010162号-1 @2015 勿恨水长东
qq:1614245331 邮箱:13515678147@163.com Powered by
emlog